_贰拾玖_中也先生的后援团

明日的前进方法

文/29
cp蕉橘

☆大概中篇,全文铃视角
☆歌词原曲为椎名もた的Q 
☆满满的私设和意识流♬ ~
☆这是个温暖人心的悲剧故事~

[1] 
どうしてよって駄々こねたって/就算嚷著为什麼来无理取闹  
どうしてもって理由つけたって/就算找藉口说著必须做到 
どうでもいいこと知らないんだ/也还是对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无所知  
どうにもならない 知ってるんだ/心里明白 实在是无可奈何 
“必须,必须要做好啊!”
灰白色的房间中间,小小的金色少女的指尖在钢琴键上飞舞着
“如果不练好的话——!”
滴落在衣服上的,早已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
少女只是不停的重复着同样的旋律,只是这样而已

“诶—铃要开始学钢琴了啊,恭喜哦”
“啊…谢谢……”
其实并不开心
听到这样的反应……也一点都不开心
不自觉的就抓住了衣角,但是
“我很期待能听到你弹琴哦”
看着对面那人的笑容,突然觉得学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所以就顺理成章的接受了父母从那天开始的“音”才教育
没有了玩游戏的时间,弹琴就是游戏,就是休息
即使是这样,也不会有怨言……
“我很期待能听到你弹琴哦”
就算是为了这句话,为了这句话也要……
“必须要努力啊!”
“可是小铃,你最近脸色很差哦”
“对啊…没必要这么勉强自己的”
(行了吧,你自己不是很明白吗)
是啊…很明白
其实只是,只是期望那人能笑着,夸自己很厉害而已
为了看见那个淡淡的,虽然微弱但却很努力摆出的笑容
为了让他知道…有人会为了他努力
可是……
“病人脉搏在变弱!”
“医生呢,快去找医生啊!”
“迅速准备手术”
明明是练习了那么久的,准备了那么久想给那人一个惊喜……
却看到了一幅手忙脚乱的光景
推车的声音,护士着急的喊叫声和母亲的哭声充斥着耳朵
接着看到了那人毫无血色的苍白脸庞
“为什么”
这样的话,这样的话………
我的努力有什么意义啊…
“呐”
我的努力有什么意义啊!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这种事情是不应该发生的啊!
“铃”
片段的记忆中,那人背对着灿烂的晚霞
“谢谢你,一直陪着我”
说着那张好看的脸上又出现了陌生而熟悉的笑容
不对,不是这样的吧!
我明明……一直都听爸爸妈妈说的,在弹琴,在学习…
但是如果你不在了……那我为什么还要做这些事情啊…
喂…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2] 
约束しようよ 指切った/许下约定吧 我们拉钩 
さよならを数えた/细数次次离别 
思い浮かぶ君の手/心头忆起你的双手  
不恰好な背中を/对著不像样的背影 
思い切り蹴りあげた/毫不犹豫飞起一脚
“我一定会练好钢琴的!” 
我认真的盯着那人的眼睛说
“然后!练好了肯定第一个弹给连听!”
那人似乎有些惊讶,不过很快恢复了平静,很高兴的笑了
“谢谢铃,我会等着的”
“嗯!等着吧!”
“好,拉钩”
说着他向这边伸出了手
我也伸出手,并发誓,
这个约定一定要完成

“不可能的”
我睁大了眼睛几乎是瞪着手上的病危通知书
“喂…这是玩笑吧!不要做这种事情啊!”
我激动的站了起来看向那人
那人望着窗外的天空,玻璃也反射不出他的表情
我瞬间无言,泄气的坐了下来
“呐”
那人突然开口,还是没有转过来
“我有事想拜托铃”
“什么?”
“我想看书,你能拿些新书过来吗”
“就这个……当然可以啊!连想看什么书都行!”
“那你今天就先这样回去吧,我等着你明天拿书过来”
“诶……”
我有些懵了,可是那人却突然转过来看着我,还是那副笑颜
“再见”
“再,再见”
我就那样一步三回头的走到了门边
能看到那人向我挥手
那支比我还纤细的手臂上,满是针眼留下的印记
我没有再回头,直接跑出了病房
因为我总觉得再留在这里,有什么会崩坏掉

[3] 
カーブした感情を仆ら/当我们将兜兜转转的感情  
それとなく受け止めてみたら/试著婉转地接受之后 
どろどろになった手のひらにさ/在那变得黏糊糊的手掌上 
小さな疑问が浮かびました/浮现出了小小的疑问 
“钢琴简直就是小铃的恋人啊”
被朋友这么开了玩笑
日复一日木然的练着钢琴,连上课时想问题不自觉敲桌子的动作也变成了钢琴曲的节奏
明明就是思想禁锢
我重重的合上钢琴盖,靠在上面
手指总是在发麻,怎么揉都无法消散
真让人不舒服,一定是弹琴害的
将已经起了茧的,毫无美感的手伸到面前
不舒服的感觉再次出现

“……不想弹琴了”
“啊?!为什么啊”
“…没有理由,就是突然不想弹了”
我闷闷的缩在椅子里,看着那人挠着头很不解的样子
“嗯……讨厌弹琴了吗”
“…并没有”
“那就是厌倦练琴了?”
“…也许有这个原因”
“那到底是因为什么啊…”
我没有回答,转过头不去看那人
“爸妈什么反应”
“很生气”
“也是啊,因为你突然说什么不弹琴了”
我沉默着
“嘛…如果实在不想弹的话就……”
“弹不下去”
我突然开口
“啊,什么?”
那人貌似很惊讶
“怎么弹都觉得不对,然后就…没有弹下去的心情了”
“不对是说,钢琴的问题还是乐谱上写的弹起来感觉不对”
“都不对”
“那是……?”
我抬头看向窗外
从这里看到的天空,从来都没有变过
“我也不知道…”
“但是铃这样下去的话,会被爸妈打的吧”
他一脸担心的说中了我现在想的事
“那当然啊…可是…”
真的没心情
这次不管父母怎么说,我都决不会妥协
虽然是这么打算的
“你到底弹不弹!”
父母意料之中的动手了
我不明白父母为什么总是这样,不允许别人违抗他们
我只知道当我的眼睛看到那道银光时,心里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4] 
仆らしか见えずに/仅仅是看著我们 
せぐりあげた思いは/上涌的思绪 
言叶に出来ないまま/依然未能说出口来 
悬命に泣き唤く/只能竭力放声哭泣 
“这一定是某种诅咒”
我面无表情坚决的说道
“不,应该说这绝对是种诅咒”
“小铃…”
朋友表情悲伤的看着我,将手中剥好的橘子塞了过来
我将橘子拿在手中,直直的盯着它看
橘子瓣上的白很细心的也被剥掉了
但其实,我更享受慢慢剥掉白的过程
这么想着,我拿了一瓣放进嘴里
“真冰”
“诶,会么”
朋友看看我手上的,再看看自己手上的,有点不知所措
“没关系的”
我一点一点的吃着手中的橘子
“小铃…”
朋友似乎有什么话一直想说,但却因为某些事情而没有开口
“没事,你说了我也不会在意”
真的,并不在意她要说什么
但她最终还是没说出来,拿起了放在我身边的纸张
“我也认为是种诅咒”这么说了
那上面写了“精神状况不稳定”这么一句话

“怎么可能呢!又不是精神病”
也就是说我是个精神病咯
“你有什么值得发疯的啊!我们养了你们这么多年都没发疯呢!”
辛苦你们这么多年真是对不起,我真不应该活着
“这个也是那个也是!时不时出点事让我花钱!”
没给你们挣钱真是不好意思
“你们都不出生就好了!”
那你们怎么不把我打死呢
为什么还我要练琴呢
等等…我好像知道……
“怎么办啊,连病成这样怎么可以弹琴呢!”
“买都买了,就给铃弹吧”
“这样可以吗”
“没事,反正本来就没打算供她上学”
……两者之间没有联系吧!喂!
我难道就是为了这个一直练琴到现在吗!
“我很期待能听到你弹琴哦”
虽然想为了这句话努力,但是根本无法坚持下去吧!
眼泪慢慢的流了下来,已经不明白是因为什么了
然后有人轻轻将它拂去了
“……对不起”
就算你这么说,事到如今也已经没有人会回复你“没关系了”

[5] 
「今」の忘れ方を/请将忘记「当下」的办法  
この歌のさ 答えを/请将这首歌的 答案 
明日の歩き方を/请将走向明天的方法 
仆达に教えてよ/告诉我们吧
“无论如何都无法原谅”   
我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默默念着
“但是是谁不能原谅呢”
是父母,还是他,还是我呢
父母很过分,但是他们一直将我抚养至今
我夺走了本属于那人的一切,但见到他时他永远都戴着笑容
果然,我才是很过分的那个人吧
“对不起……?”
即使这么说,空无一人的房间也不会有回应
对啊,因为在我面前的……已经不是人了
不不不,我在说什么呢
他肯定还没有死啊,我还没有演奏给他听呢
对啊,这肯定是个玩笑~
他总是喜欢开这样的玩笑~
这次我一定会笑着报复他的~因为太过分了嘛!
嗯,这一定是梦,醒来就不存在了
对啊,好好的做到结束就行了~
我转身走出房间
醒来他一定还在,所以刚刚那一幕忘掉就好了~
不需要在意的,忘掉就好忘掉就好
对啊忘掉就好了
但是我知道的……这个梦…根本就没有办法完结啊!
不不不,不可以完结啊!
这样的话…他不就真的死了吗!
“明天我再来的时候,你一定要还在哦”
“嗯,一定”
明明是这么说好了的!明天会还活着!
所以为什么会死了呢?
这种事是不可能的!绝对!
“喂……”
谁来告诉我该怎么办啊!
少女在房间的门前崩溃的大哭
门并没有锁上,但她不会开
所以,也不会有人来告诉她怎么办

[6]
ありがとう おやすみ/谢谢 晚安
おめでとうを あなたに/向你 说句恭喜 
さようならを 仆らに/对我们 道声再见
これからもよろしくね/以后也请多关照喽 
“我觉得……你差不多该接受现实了吧”
突然有谁的声音响起了
他就站在那里看着我
“你还是老样子,只关心自己的事情呢”
“不对我的事情你好像也很了解啊…”那人挠挠脸很正经的说出了信息量很不得了的话
“搞什么啊…”
我有点搞不清情况了
“什么搞什么啊,我你还不认识了吗?多久没照镜子了啊”
“不是这个问题!你又想牵着我走!”
“如果你能牵的话”
“所以你来这里就是为了说这个的吗!”
等等,来这里?
不对,不能这么说吧
因为他根本就…
想到这里我又低下了头
“你果然不知道吧…”
他摆出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哈啊?
等等?我不知道什么???
“就是这个”
他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一本像是书的东西
“获奖证书?”
“你之前不是参加了一场比赛吗,得了一等奖哦,但是举行颁奖典礼的时候你住院了,所以到现在才发给你”
“……”
我惊讶的接过来
我都忘了……还以为不会有成绩……
“居然能得一等奖…”
“别这么说,你弹的很好啊”
“再怎么好也没有部长好…”
“喂喂喂,自卑可是不可以的哦,得奖你不应该开心吗”
那人双手抱胸,表情有些不耐烦
“嗯,谢谢”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最终我还是放弃了在他面前说负面的话,抬起头笑了一下
“嗯,这也是我要说的”
诶?
“谢谢你一直为了我努力去做你不想做的事”
等等,这是我自愿的…
“谢谢你为了我一句话一直坚持到现在”
不,这是理所当然的呀……
“谢谢你一直替我承担着父母的抱怨”
要说这个你不也一直受生病的折磨吗,快别说了…
“谢谢你啊,这么多年来”
等等…
“接下来就要说再见了吗……”
到这里,我也只能说的出这句话
“是啊,再见”
等等,说这话不就代表…
“你真的死了…”
“我活下来了吗?”
他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莫名其妙的笑着
“可是我要怎么办…”
完全不知道没有努力的意义,还要怎么活下去
“我已经死了啊,我怎么知道”
请原谅我想打他…
不,我想打死他
“所以既然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办,干脆就不要在意好了”
“要真有这么随便那还得了…”
我能感到自己的脸在抽搐
“我已经死了啊,所以完全不担心”
….我真的想打死他
“你可真是怠惰呢”
“谢谢夸奖”
…….这人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厚脸皮了
“不如说,干脆就为了寻找这个答案而活下去如何”
嗯……为了寻找为什么要活下去的理由而活着吗
“好像也是个不错的理由”
“……你也挺随便的”
“…………要你管”
我们都笑了
“那么,找到了满意答案,你可以接受现实了吗,我的姐姐啊”
什么嘛对姐姐用这种口气
不过也没什么了
这不是在承认我就这样被这种嘴炮攻略了啊!
只是能再见到活……连一次,就很满足了
“嗯,当然”
我打自内心的笑了
而那人似乎松了一口气
“那么,快点醒来吧”

[7]
“嗯……?”
睁开眼看见的是天花板
费了不少劲坐起来,我茫然的看着四周
“我…没有出院吗?”
但这里,好像也不是我的病房……
护士几乎是看到我睁开眼睛的同时就慌忙跑了出去
搞得我好像丧尸一样……
喂,喂!这不是和连曾经待过的病房一样的地方吗!
等等,不对,连是谁啊?
毫无违和感的名字……意外的耳熟
嗯?床头的名牌也写着连这个名字
这么巧的吗?难道我和这人认识???
不会吧,完全没人这人的记忆啊
所以这个连,究竟是谁呢
嘛,不管了,比起这个……
“要快点回去练习月光不然我都快忘光了啊!”
END

后话
啊呀全程意识流我已经不知道怎么好好结束这个烂尾了!
我觉得一定有很多人都没看懂所以解释一下
从第一节开始连其实就已经死了,和铃参加比赛是同一天,比完赛回来的铃得知这个消息便不再弹琴,被父母意外打成重伤昏迷住院,其实不是什么大病但铃不愿接受事实,一直待在梦境里痛苦的挣扎,所以第一节后面出现的连全都是铃的幻想,最后连实在看不下去了便出现在梦里把铃带回来,而死去之人干涉现实的代价当然就是被忘记啦
还有正文虽然没有提,但这里设定连最喜欢的曲子是月光,对!就弹丸V3的那个!
受弟弟和朋友的双重安利去听了椎名もた的Q,然后感觉歌词和我超符合的啊啊啊结果就冒出来了这篇文的脑洞
三个小时赶出来了也不知道效果如何……
希望有人能看懂(自己写的不明不白就直说)
以上

评论